当前在线人数16751
首页 - 博客首页 - Dr World Peace - 文章阅读 [博客首页] [首页]
不列颠之梦---我这二十年
作者:huwin
发表时间:2020-03-09
更新时间:2020-03-09
浏览:589次
评论:0篇
地址:164.
::: 栏目 :::

2000年10月,在携带我父母的骨灰回湖南老家,按习俗入土为安后,我就回到深圳华为工作。那段时间我终日以泪洗面,难以掩饰的悲伤,公司为了照顾我,把我调换了好几个部门,最后也是我工作最长的部门是安规认证室,我的情绪逐步稳定下来,也适应了工作。部门同事反映,我有了开怀大笑的时候。部门领导按照我的兴趣,让我负责部门的培训工作。我个人对英语学习有兴趣,不仅带动了小部门的学习兴趣,也带动了大部门的英语学习热潮。可是正好遇到一批新入职的年轻学生,发生了一件不在我责任范围内却需要我负责的事情,我当时没有控制好我的情绪,勃然大怒。事后我检讨了我自己的问题,这个事件导致了我和部门领导的隔阂。另一个事件是我的宿舍问题,我的宿舍是三张床,在我入住时我是按一张床,三分之一的房费付费的,突然后勤部门提出我要付全部房费,我提出我的理由,这三张床是公司安排的,我只住一张床理应只付一张床的房费。我发邮件给后勤部门的主管并抄送任正非。后勤部门联系我的研发部门的主管,据人力资源部门的主管告诉我,研发部门的主管是支持我的意见的。遇到主管领导互相推诿,我的部门领导给了我一张辞职表,我填了,他要我写辞职理由,我写的是不能胜任工作,他很惊讶,但是还是顺水推舟的同意了,他当着我的面打电话要人力资源部给予我最高等级补偿。

2003年,在考完雅思后,我于9月18日顺利的获得了英国签证,12月1日到达利兹开始了一条不归路。

我入住的是一间学校宿舍,学校以为我已成家,所以安排到带家属的华人宿舍。2004年暑期,连续5天我没有睡眠,意识是清楚的,思维连贯,但是想到的问题却是我来英国的目的。想到我与父母的生离死别,还有机会能来英国读博,我得出结论,我的使命是为了世界和平。我的舍友看出我的异样,报告给学校,系头带我去见心理医生,心理医生安排我到社区白天诊所活动。我在英国的第一个生日就是在社区诊所度过的,护士安排了生日蛋糕和蜡烛,当时没有多少触动,但是现在回想起来很感激她们的用心良苦。

2005年1月1日,我正式注册入读利兹大学。利兹大学的教会有个国际学生俱乐部,我参加了他们每周三的活动,结识了传道人Mavis Freeman。从此后,每个圣诞,她都邀请我和她一起度过。

2006年底我参加沃达丰的金点子竞赛,我又一次提出了我的世界和平思想,当时伦敦拿到了2012年奥运会举办权,我提议为了世界和平伦敦与耶路撒冷分享举办权,我提倡大社区理念。由于我的英语很糟糕,做演讲也很紧张,也没听懂评委的问题,但是场下评委与我的握手,我能感受到热情鼓励。

2007年3月我回国休假一个月,回校后不久在暑期我的病情发作,我有个臆想,以为是到了我要回国准备在08年中国举办的奥运会上宣布世界和平。为此我付出的代价是在医院住院三个月,Mavis Freeman特别到医院看望我。

2009年以后我就开始注意参加招聘会寻找工作,面试地点遍布不列颠岛。

直到2010年我拿到第一份英国工作,伯明翰大学的实验室经理。在我还没有毕业答辩的时候,2010年6月1日我开始了这份工作。9月份我回校通过了毕业答辩,但是评判员要求我在三周内按要求完成论文修改。

我的学生签证在10月底到期,利兹大学只帮我续签到11月15日,我对伯明翰大学是保证我的毕业答辩没问题的。我回利兹看望Mavis Freeman,她给我写了张纸条,给我一个名字Matt Freeman。我按归化移民申请签证,内政部很快把我的材料全部返还给我,理由是我没有付费。面对当时的形势,我的解读是要我回国了。

我于2010年10月底回到深圳参加了一个招聘会,很快应聘到一所高校做教授。

2011年2月利兹大学通过了我的论文审核,同意支持我的PSW签证,4月份我获得为期2年的PSW签证。6月7日我回到利兹,7月份我获得了杜伦一家公司的工程师工作。

2012年新年过后,我再次发生臆想,想到伦敦奥运会宣布世界和平,这次不仅住院3个月,而且丢了工作。10月底我获得了苏格兰一家公司的工程师工作,从此居住苏格兰。好景不长,

一年以后,2013年10月,我以为我可以从解决叙利亚战争入手彻底解决世界和平问题,我写信给联合国,同时把我的信给我的GP,GP给我开了个病假条,一周以后转给我的心理医生的一个门诊,医生看了我的信,当天又让我住院。一个月以后,在我出院前,公司约我面试,结果通知我合同到期,我又失去了工作。

2013年底,我到英国10年了,我开始申请10年永居,可是内政部处理的时间是6个月,我只能干等。我大部分时间在图书馆和参加英语学习课程。还记得那时候正是苏格兰独立公投紧张的时间,“Yes”派在高街租了个房子,鼓动“Yes,Please”。我也去凑热闹,把我的名片“Yes,peace,please”请他们公开竞争,没两天,他们就把我的名片撤了,说不合时宜。

2014年5月,我的房租到期,房东不给我续约,我找到高街的一家自助餐店老板,住在他的一间空房里,结果他破产了,他也不告诉我一声,9月底的一天,执行人来封门我才知道大事不妙,我成了无家可归者,我找当地政府,立即给我一个住处,并约我第二天填报表。我老老实实的报告我在国内有房子,政府也要赶我出门。幸好我在网上找到现在的房东,我于2014年10月底搬到了Loussiemouth,这一住就是6年。

这六年的签证情况是,拒签,上诉,驳回,再上诉,再驳回,重新申请,再拒签,再上诉,一直是律师和内政部玩文字游戏,我是受害者。我自己撇开律师于2019年8月21日再申请,我当面提交材料的时候,职员告诉我4到6周告诉我结果,后来追问,说要5到六个月,2020年2月初,给我来信,说我的案子太复杂要到6月1日才有结果。

2016年我遇到了Heidi,她开始是辅导两个课程Living Life to the Full 和Wellness Recovering Action Plan,这两个课程解答了我对我的精神状态的困惑,我们一起成立了个公司Moray Wellbeing Hub。由于我是中国籍,公司开银行账户遇到了麻烦,在永居申请再次被拒签后,我也辞去了公司董事的职务。

2017年我遇到了Dr Michael Williams和 Douglas Ross MP 和顾淑菲。

Dr Michael Williams受Scottish Recovery Network的邀请,在埃尔金图书馆开设写作课程,我参加了,受益匪浅,我们成为忘年交,他离开苏格兰回加拿大,我们依然保持密切联系,他支持鼓励我的各类写作。

Douglas Ross MP非常年轻,他还是一名国籍裁判。他非常热心的帮我申请永居,不厌其烦的帮我写信给内政部。

2018年12月3日,我在苏格兰VOX协会的年度大会上当选为董事。12月10日我应邀出席苏格兰政府的人权大会,在苏格兰议会我把我的情况当面提交给首席部长。后来她的办公室回复,苏格兰政府热情欢迎我,但是权利在内政部。

我的故事写到这里先告一段落,让我们拭目以待。

提示: 本博文来自于 XJTU 版

[上一篇] [下一篇] [发表评论] [写信问候] [收藏] [举报] 
 
暂无评论
 
用户名: 密码:
发表评论
评论:
[返回顶部] [刷新]  [给huwin写信]  [Dr World Peace首页] [博客首页] [BBS 未名空间站]
 
Site Map - Contact Us - Terms and Conditions - Privacy Policy

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(mitbbs.com) since 1996